安纳波利斯的海之缘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王珊珊):初到美国一周,就碰上了第四届中美战略经济对话这件大事,于是和同事驱车前往马里兰州首府安纳波利斯采访。原以为很远,谁知离华盛顿只有50多公里,一个小时车程。

  不巧的是,刚上高速不久就遭遇倾盆大雨。美国这个季节雨水丰沛,但这么大的阵势也难得一见。我们的车就像处于高压水龙之下,周围一片模糊,好似云中飞驰。还好同事心理素质稳定,驾驶技术娴熟,我们安全抵达目的地。

  知道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在安纳波利斯召开后,我心里再次升起了这个疑问,就像当初听说中东会议在那里举行一样。为什么这个知名度并不太高的小城总是见证各种大规模高级别的会议?它的魅力到底在哪?带着一双疑惑的眼睛,我在安纳波利斯寻找答案。

  据说安纳波利斯被称为“美国的雅典”。我没有去过雅典,缺乏类比的对象。但从蜿蜒的只有来往两个车道的小街,和两旁充满19世纪味道的红砖小楼,我丝毫不难嗅出它的历史韵味。除了一些酒店之外,安纳波利斯很少有高层建筑,漫步其中,仿佛置身于欧洲古老的小城。

  和美国的其他城市相比,用古老这个词来形容安纳波利斯绝对不是夸张。这个历史名城从1708年设市至今整整300年了。城里的“历史酒店”还特意保留了300年前的地基。1649年欧洲移民就开始在此定居。1783年独立战争胜利后,华盛顿总统就是在安纳波利斯和英国殖民者签订了独立条约,允许美国独立建国。此后一年左右,从1783年11月至1784年8月,安纳波利斯曾是美国的临时首都。安纳波利斯虽小,在美国历史上却占有独特的地位。在它的中心区有一组雕塑,是纪念美国著名黑人作家,《根》的作者艾里克斯·哈利的。雕塑中,哈利在给孩子们讲故事。安纳波利斯大概就是美国人心中的“根”吧。

  小城人口还不到5万,路上很少见到人,问个路都无从下手。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期间,小城突然热闹起来,小街上穿梭的都是挂着胸牌的参会代表、记者和工作人员。小城的人们见怪不怪,我和几个居民聊天,他们说各地来的游客络绎不绝,已经习以为常了。

  会议地点设在海军学院,它有好几个校门,上面都刻着“创办于1845年”。学院网页的介绍中不无骄傲地说,海军学院的历史就是美国历史的一个缩影。1845年,以好战和扩张著称的詹姆斯?波尔克总统强令短期内创立一所海军军官学校,以适应越来越急迫的海洋战争。海军司令乔治?班克罗夫特将军仓促之中,只好在安纳波利斯的一处海岸炮台上组建了带培训性质的“美国海军学校”。

  海军学院是美国海军唯一的一所正规军官学校,也叫“安纳波利斯军校”,是海军航空兵和海军陆战队员们的母校。据说它是全美国念得最辛苦的10所大学之一,无论规模和地位都仅次于西点军校。校园里树木葱郁、草坪开阔,不少好莱坞电影都是以这家学院为背景拍摄的,比如2007年的《惊涛大冒险》(The Guardian)。还有一部励志片就叫《安纳波利斯》,讲述了一名青年成长为海军军官的故事。海军学院是美国青年学子梦寐以求的学府。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就曾是该校的毕业生。还有许多政界和军界的要人都从这里走向了成功。有趣的是,这所学院还是美国宇航员的摇篮,培养了52名宇航员,包括第一个登上月球的宇航员艾伦?谢波德少将,是全美国最“盛产”宇航员的学校。此外,海军学院还倍出篮球、棒球和橄榄球明星,NBA明星球员大卫·罗宾逊就毕业于该校。

  这么多各界耀眼的明星都出自海军学院,大概是因为他们秉承了学院非常有血性的校训,Don’t Give Up the Ship, 永不弃舰。二战时期,它的缩写“DGUS”甚至贴满每一艘美国军舰。“永不弃舰”是海军学院的学生们入学的第一课。

  美国宪法规定,海军学院的新生一入学就具备准尉军衔。但这些准尉们的日子可不好过:一年级新生第二年暑假才有随意外出的资格;一年四季必须穿军服;无论何时出现在公共场合,必须列队行进;禁止出入各类娱乐场所;军官及每一位学长都有权对他们进行训导等等。在学院里,我偶尔看到穿着白色军服的学生,腰板挺直,走路一丝不苟,让我想起了我大学的校歌“校园里大路两旁,有一排年轻的白杨”。

  海军学院是安纳波利斯的骄傲。小城的纪念品店里不少纪念品都是以海军学院为主题的。海是安纳波利斯的魂。位于皮萨切克湾的西岸,安纳波利斯有“美国航海之都”的美称,湾里一年四季都有各式各样的船只。参加第四届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的中方代表团下榻的酒店Loews是小城里唯一的五星级酒店,它的标志就是一支张帆远航的帆船,倒是与中国的一帆风顺不谋而合。

  ·CNN:美专家:奥巴马限制企业高管薪水治标不治本·英报:乌克兰军火船主付索马里海盗史上最高赎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ycrookedweb.com/annabolisi/3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