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纳波利斯会议只是一个开始

  “美国总统布什的两只手分别牵起身旁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和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并把两人拉到演讲台一旁,三人的手紧紧拉在一起。”对很多人来说,上述场景或许是为期一天的安纳波利斯中东和会给他们留下的唯一深刻记忆。不过,这次会议真正亮点并不在于此,而在于巴以双方在会议开始前最后一刻达成的《共同谅解文件》。美国国务卿赖斯27日宣布,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谈判代表将于28日在白宫开始举行和平谈判。

  中断了7年的巴以和谈再次启动,这是此次安纳波利斯会议的一大成果,应该说,这也超出了此前大多数媒体的预料。中东问题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表示,这主要是因为美以巴三方都有需求。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朱威烈认为,由于先后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布什被视为“战争总统”,因此他迫切希望能在和平方面有所作为,从而为自己留下一笔外交遗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约研究员安惠侯指出,美国极力促成和谈与其目前在中东地区的外交战略密不可分。在中东,美国的根本任务是继续维持伊拉克的稳定和继续孤立、遏制伊朗。这两个任务的完成,需要温和派阿拉伯国家的支持和配合。

  对于以色列来说,朱威烈认为,其目前的“敌人”排序已经发生了变化,伊朗成了最直接的威胁。奥尔默特在国内处境不佳,因此这次会议不啻是缓解困境的一次良机。

  在巴方而言,这次会议的最大成果就是巴人建国这一目标在国际社会的共同监督下得到了各方的正式确认。朱威烈表示,尽管在“路线图”中已经含有这一点,但是这次是在那么多国家到场的情况下明确得到确认,在这一点上,巴方的心理预期是达到了。

  在巴以就和谈达成一致的同时,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表示,以色列为了和平准备作出痛苦的妥协。以方究竟会作出哪些痛苦妥协?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中东室主任李伟建认为,巴以问题长期以来都是巴勒斯坦人的权利得不到满足,而以色列在美国的偏袒下,一直在巴以冲突中占据优势和主动。因此,巴以问题要解决,以色列就必须让步。但是,要把已经占据了几十年、已经开拓出来、发展起来的领土转手让给阿拉伯人,这对于一个曾经长期饱受驱逐流散之苦的民族来说,决非易事,也注定是“痛苦”的。

  巴以争端中的棘手问题主要包括五个方面:耶路撒冷地位、边界划分、犹太人定居点、难民回归和水资源分配。这些都是难啃的“骨头”,且互相关联。

  比如犹太人定居点问题。专家都认为这是棘手问题中最容易切入的一个。以色列已经拆除了一些定居点,但是有一些定居点肯定不会拆。以色列提出用境内的其他领土与其主要定居点的巴勒斯坦领土作交换,但巴勒斯坦坚持要以用相同质量的领土做交换。这样的“土地换土地”在具体的操作中会有很大的困难,几乎不可能实现。

  朱威烈认为,难点中的难点当属难民问题,因为它不是一个国家可以决定的,而是涉及到周边的许多国家。有鉴于此,朱威烈认为,双方的谈判可能会从一些民生问题谈起,比如说供水、进城问题。

  根据时间表,巴以双方争取在2008年年底前达成一项内容广泛的和平协议。但是,专家普遍认为,时间太过仓促,在谈判进行过程中,各方将会遇到各种难题和阻力。

  就美国来说,布什现在对中东问题的热心多少带有一点急功近利的味道。加上总统大选在即,两党都需要国内犹太利益集团的支持,因此,美国不可能对以色列施加很大压力,强制其让步。

  就巴以来说,目前都是弱势领导人掌权,他们面临的一个共同问题就是内部极端势力的反对。尽管阿巴斯和奥尔默特都在和会中做出了积极的姿态,但他们的言行必然要受到国内局势的牵制。哈马斯已明确表态,没有其参加,巴以双方在安纳波利斯会议上的谈判就不会产生任何结果。以色列利库德集团也发表声明,反对向巴方作出任何让步,沙斯党则警告,如奥尔默特在耶路撒冷问题上让步,该党将退出联合政府。

  即便最终签订了阶段性协议,甚至是和平条约,还面临一个落实问题。中东和平之路上从来不缺少各种协议和决议,但是和平并不是靠这些协议就能实现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安纳波利斯会议只是一个开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ycrookedweb.com/annabolisi/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