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南:行政长官选举面对的复杂形势

  最近,公民党的梁家杰提出了“反对派一定要派人参加行政长官的选举以有利于执死鸡”的言论,意图分化建制派以从中谋利,值得注意。

  按梁家杰的逻辑:反对派应该极力鼓吹建制力量有五个人出来参加行政长官的选举,挑战梁振英。这五个人将会互相争夺选票,结果包括梁振英在内的六个候选人,每个人只能够得到百分之二十的选票。加上他们在第一个阶段的选举中,有人会放出各种不同的黑材料,挑拨离间,煽动候选人互相攻击,这样就造成了建制力量的大分裂,好像2012年梁振英和唐英年之间誓不两立,后来造成两个阵营不和一样。这样一来,即使反对派没有得到行政长官这个位置,也已经造就了建制力量进一步分裂,形成长期的互不合作,这对于反对派今后展开反对政府、反对中央政府的各种攻势大大有利。云云。

  这种逻辑是否成立?实际上,只要看一看自由党近几年的表现,就可以知道反对派利用行政长官选举挑拨离间,製造各种谣言,製造建制派间的不团结、不协调有多严重。

  在反对派阵营之内,也有人不同意梁家杰这种说法,认为反对派参加角逐,最后会造成了梁振英必然会连任的局面,这其实是帮了梁振英。但是有人说,如果是梁振英对反对派的一个候选人,这种说法就成立。但是,如果经过了各种动员和催谷,建制力量有多人出选,那就是反对派的胜利。梁家杰更加说,如果反对派不出来参加行政长官选举,将来选出了一个建制派,一样会维持人大常委会的8.31决定,那时候,反对派怎么办?怎样对待这个难堪的局面?结果,到时又要反对新的行政长官,这样会不会失去更多选民?

  反对派又有人说,如果反对派要派人参加选举行政长官,到时又会出现大乱局,冯检基固然会出来,其他的年轻人也会出来参加选举,结果是等于支持小圈子选举,认同小圈子选举,那么我们要求双普选,不就是自打嘴巴吗?所以,公民党梁家杰的动机何在,公民党应该出来解释。梁家杰会不会变成了第二个黄毓民?但有人说,反对派派人出来参选,也不过是一个“兵不厌诈的计谋”,立法会选举,建制力量一早就以为反对派碎片化,高兴得不得了。结果,投票之前24小时,反对派突然减少参加选举的名单,立即把票源集中起来,结果反对派和“港独”派都得到好处。这种计谋其实可以在行政长官选举中,再度运用一次。反对派的参选人多,就可以轮流开炮,在各个选举场合,围剿梁振英,为梁振英的对手开路,以利打倒梁振英。行政长官的选举,什么情况都可以发生。反对派有人参选,其实可以“大细鸡有变”,若果临时出现了有利于反对派的情况,反对派有人参选,最后一秒钟就可以执死鸡。

  无论如何,反对派已经宣称要夺取选举委员会300张票,而且会和反对梁振英的某个集团互相合作,希望能够凑够了601票。这个野心现在看来难以实现,但是,应该看到选举委员会选举面临着严峻的局面,每一条选票都要努力争取。每一个选举委员会成员的政治倾向,都会影响行政长官的选举结果。

  因此,所有爱国爱港力量,都要考虑最好的行政长官人选,应该具备下面的几个条件:

  一、候选人能够团结各个方面,争取获选的行政长官应该起码要有700到800票源的支持。

  二、候选人应该考虑到“港独”势力抬头的局面,除声称要反对“港独”,更加要能够组织成有力的团队,在各条战线都要採取具体有力的措施,抵制和禁止“港独”蔓延。

  三、候选人应该有能力、有团队推动香港科研创新、经济的竞争力的升级,实行经济转型,充分利用“一带一路”,扩大香港的海外市场和投资市场,扩大香港专业人士和青年一代就业的机会。

  四、候选人应该有决心有能力採取实际的方法,增加香港的土地储备和楼宇的供应,有能力解决棕地的问题,防止香港房地产泡沫的出现,帮助年轻一代解决居住的问题。

  五、行政长官应该有能力和中央政府进行沟通,真正落实基本法赋予行政长官的两个责任,对中央政府和特别行政区负责,有力贯彻执行基本法,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和经济利益。

  六、行政长官应该有能力帮助拥护基本法,拥护香港发展经济,解决民生问题的社会力量逐步发展和壮大,参与香港的公共事务。

  七、行政长官应该“少讲多做”,切忌“多讲少做”。行政长官应该善于调动政府的主要官员站出来为维护基本法,维护政府的决策,多发表谈话。行政长官应该有能力培养更多的民意领袖和代表,而不是仅仅扶持某个派别。

  爱国爱港力量如果能够理解行政长官候选人所需要的品质和条件,以及行政长官今后的努力方向,就一定可以选举出有承担有正确政治方向的选举委员会成员,为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为香港基本法的落实,做出贡献,选出合格的行政长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ycrookedweb.com/fengjianji/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