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派“含泪投票”策略自欺欺人陈光南

  立法会3月11日举行补选,反对派经过所谓“初选”,推举出三名“自决派”范国威、姚松炎、区诺轩参选,无异于尝试挑战“一国两制”和基本法。这种孤注一掷的做法可谓是“兵行险着”,“自决”可否吸引选民是一个极大的疑问。许多反对派的基层都採取了沉默和观望的态度,质疑三人能否当选。这也可以说是反对派採取了“哀兵战术”,他们宣传说“一定要反对DQ,否则反对派的立法会议席将来会愈输愈多”云云。

  “哀兵战术”其实是反对派承认了选情失利,希望尽量催谷“含着眼泪投票”的效果,他们明知道候选人条件差劣,唯有透过眼泪攻势来大力支持“自决派”,然而,反对派的动员能力已明显大不如前。

  最明显的例子是上星期六反对派分别在港岛、九龙西、新界东举行造势大会,“泛民”仅能动员550人到场声援区诺轩;支持范国威的更是人丁单薄;而姚松炎为了争取激进派的支持,公开表明一旦当选会考虑拨出部分议员薪酬予“抗争者”组织,甚或聘用“抗争者”,强调自己并非“空口说白话”云云,有关言论明显是企图用金钱换取选票。

  造势大会支持者疏落,实际是反映昔日支持反对派的选民,不认同“自决派”经“初选”跻身候选人之列,认为“初选”造马嫌疑很高,不能够体现民主,反而彰显有人在幕后操纵结果。例如,冯检基原属九龙西“Plan B”人选,却有人向民协施加压力,要求该政党内部不要支持冯检基参选,甚至有传一旦冯检基参选,激进派会封杀他,结果是冯检基黯然退出。“初选”种种作弊情况,令不少反对派忠实支持者有感民主被人践踏,故三名“自决派”候选人能否获得多数选民的支持,实在不容乐观。

  所以,反对派阵营在补选前夕大吹冷风,《苹果日报》一篇报道的标题是“范国威忧投票率低 遭建制夺议席”,如果“初选”是“真民主”、能够如实反映民意,范国威岂会担心投票率低,选情岂会不乐观?原因很简单,范国威名义上是民主派,但实际上他坚决支持“自决”,有“港独”倾向。“自决”“港独”殊途同归,许多中产阶级担心有关主张只会破坏香港的稳定局面,要七百万市民一同赔上惨重的代价。所以,范国威亦心知其得票率不会高,直言“若投票率低,民主派候选人将十分危险,建制派有可能夺去原属民主派的补选议席”,而且一度哽咽。

  范国威在造势大会中,不断强调反对派要团结,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他和的仇怨极深。范国威出身于,却在党内大搞分裂的阴谋诡计,製造了所谓“真兄弟事件”,为何他当时不强调党内团结?在补选临近时祭出“团结”的大棒,胁迫支持他,故他说话毫无说服力、动员力可言。

  另一个反出山门的前党员区诺轩,“众志”黄之锋在造势大会上卖力为区诺轩助选,呼吁“经参与‘雨伞运动’的香港人,要支持区诺轩”,又称对方“一直在社运路上与香港人并肩作战”云云。区诺轩根本就是“众志”的幕后军师,也一早被“钦点”成为周庭的“Plan B”。他曾经焚烧基本法且证据确凿,所以将来被DQ的机会很高。区诺轩提出的口号是“要用最大民意话畀政府听,DQ罗冠聪、DQ周庭系错”,区诺轩企图把立法会补选骑劫为“反DQ公民投票”,这个口号根本没有动员力,而且暴露了他的致命伤。

  罗冠聪、周庭为何被褫夺议员和参选资格,正是因为他们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加上“众志”高举着“自决”的纲领,企图把香港变成一个独立政治实体。“港独”“自决”都与“”分子互相勾结,试图分裂国家,不承认中央政府拥有主权。这样就决定了区诺轩为渊驱鱼,与主流民意作对。“反DQ”这个口号实是相当愚蠢,区诺轩证明自己是与罗冠聪、周庭的政治立场完全一样,将来亦一样会受到DQ的惩罚。

  区诺轩参选虽签署了拥护基本法和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区的确认书,并成功“入闸”,但他的言行却支持“港独”“自决”,显然是发表失实声明,属于刑事罪行,将来必有选民提出司法覆核,绝非“过得海便是神仙”。区诺轩面对的另一个难关是怎样宣誓拥护基本法的问题,因为人大常委会对于基本法104条的释法和法院的判例,都说明了区诺轩并不具备成为立法会议员的资格。

  “反DQ”提醒了选民,不要浪费选票选出一个必被DQ、不及格的参选人进入立法会。“自决派”使出“哀兵战术”,是他们陷入窘境的无奈之选,也是他们得不到多数选民支持的“自供状”。任何人企图破坏“一国两制”,企图把香港变成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必然是支持率低,其最后命运一定遭选民离弃,也将受到法律的惩罚。

  (港岛候选人尚包括陈家珮、伍廸希、任亮宪;九西候选人尚包括郑泳舜及蔡东洲;新东候选人尚包括邓家彪、方国珊、黄成智、陈玉娥、赵佩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ycrookedweb.com/fengjianji/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