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总动员:二战美国敌我分明的宣传战

  在罗斯福坚定地宣布站在同盟国一方之后,兵戎相见的敌对形势在一夜之间便让之前所有委婉客套的外交辞令变得不再适用。和任何一个国家接下来所要做的一样,丑化、揭露敌人,支持、帮助盟友也就成了美国宣传部门必须完成的一项政治工作。

  美籍波兰裔海报画家阿尔图尔·谢克(Arthur Szyk)于1942 年完成的一幅揭露轴心国邪恶本质的插画海报。由于其绘画作品通常将轴心国领导者加以贬低丑化,希特勒曾表态愿出重金来换谢克的一条性命;而这位被罗斯福总统夫人誉为“有如反抗纳粹的一支军队”的犹太画家在整个战争期间共创作了不下40 余幅宣传作品,影响力遍布全美和欧洲占领区

  然而在参战后的前6 个月绝对是美国人在二战宣传工作中最为混乱与失败的半年:精确资料办事处、新闻统筹办公室与信息情报处这3 家部门几乎是各自为营、互不沟通,他们的宣传方向也毫无统一性可言。这种局面直到战时新闻处的成立才得以好转,或者更为准确地说,应该是戴维斯下令在战时新闻处内部成立一个名为“心理战工作部”(Psychological Warfare Branch)的分支机构以后。该部门的主要工作职责便是利用广播、海报和平面媒体,向民众极力展示敌人邪恶的阴暗面,同时尽可能地提升美国民众对于盟友的认知程度。

  几乎在战时新闻处成立的同时,纳粹德国就在捷克斯洛伐克制造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屠杀事件。为报复利迪策村村民掩护刺杀党卫军二号人物海德里希的别动队成员,经希特勒的亲自批准,该村的成年男性被德军悉数枪杀,妇女和儿童则被送往附近的集中营。该事件迅速遭到国际舆论的一致谴责,同时也让戴维斯意识到,这就是揭露敌人罪恶的最佳素材。于是在他的提议下,受雇于战时新闻处的立陶宛裔画家本·沙恩(Ben Shahn)用时两周便完成了一幅名为《这就是纳粹的兽行》的海报。海报依旧保留了沙恩最为擅长的社会现实主义画风,整体色调阴暗晦涩,通过高耸的围墙、肮脏的头罩以及紧锁的枷铐将受害者那种压抑、无助而又恐惧的情绪毫无保留地传递给了每一位美国人。

  下面的小字摘录了柏林电台的一段通告:“所有在捷克斯洛伐克村庄利迪策的男性全部枪决,女性驱至集中营,儿童送往劳改所——这座村庄的名字永远地不复存在了。”利迪策村位于布拉格西北部地区,在1942 年纳粹所制造的大屠杀中,只有11 名村民得以幸免。除去多数被集中枪毙的村民外,一批儿童还被德军押往海乌姆诺集中营,他们最终的命运多为被毒气处死。

  这一题材实际上为很多画家的创作带来了灵感,另一位著名插画家约翰·法尔特(John Falter)随后也根据该事件完成了另一幅立意相似的海报,名为《为自由而献身》。这幅海报同样采用了高墙、阴影和皮鞭等灰暗场景来突出纳粹统治下的恐惧,但与沙恩的宣传语句相反的是,法尔特通过正面的宣传手段转述了林肯的名言“在这个世界上自由和奴役永不并存”。

  自利迪策事件之后,揭露敌人暴行和反人类行径的海报数量开始逐渐增加。久而久之,美国海报在描写敌人时不成文地产生了一种定式:希特勒通常是一脸卑鄙狡诈、粗暴无知的神态,日本人大都是一张贼眼圆翻、面容邪恶的表情,而墨索里尼则通常被描绘成脑满肠肥、体态臃肿的样子。其实,极尽可能地丑化对手是二战期间各国海报的共同特点,但对于美国人来说,这种表现手法在很多政府机构发表的官方海报上运用得并不太频繁,反倒是极其普遍地存在于很多民间广告团体和公司受雇画家的作品中,甚至在各种题材类型的海报中都一再使用。

  这就是敌人!(卡尔·科勒 / 维克多·安科纳,1942)这幅海报最终获得了国家战时海报设计大赛“揭露敌人”类主题的优胜奖

  这是刊登在1942 年9 月《时代》杂志中的一篇插画文章,标题为“日本人:封建的天皇意识必须被铲除”

  你准备怎么做呢?坚守你的岗位直到日本被彻底消灭!(美国陆军部,1944)

  戴维斯自然也没有忘记宣传自己的盟友。不过客观来说,战时新闻处对于盟国的宣传工作做得并不十分到位。在1942 年的整个下半年里,参与《联合国家宣言》签署工作的另外25 个国家很大程度上只是作为一个整体以贴花的形式出现在战时新闻处和其他一些政府机构的官方海报上。但事实上,很多民众根本不知道海报上那一面面国旗代表的是哪个国家,也不大愿意逐一观看蝇头小楷般的说明文字。唯一让戴维斯感到欣慰的是,尽管这类表现手法略显拙劣的海报一直到1944 年仍被不断地创作出来,但实际上由于一大批揭露敌人罪恶的海报足以让美国民众群情激奋,因此这些海报倒也并未明显招致民众的反感情绪。

  天空中的波兰勇士就像当年的波兰骑兵一样捍卫着世界的自由!(弗拉迪斯瓦夫·本达,1943)

  卢森堡抵御侵略者!(卢森堡之友,1943) 注意海报中出现的卢森堡国家箴言:我们一如既往(Mir wöllebleiwe wat mir sin)

  挪威需要我们的帮助!一千艘货船组成的挪威商船队不仅飘扬着自由之旗,同时还是维系联合国家的补给线)

  与此同时,美国民间团体的救济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战时救济管理委员会在1943 年4 月还组建了一个名为“国家战时基金会”(National War Fund)的下属组织,这一组织的成立初衷就是为了统一美国境内700余家社会基金团体的工作目标,并将筹得的资金加以合理分配。美国人这种慷慨相助的态度在很多宣传海报中得到了充分展示,这其中最出名的作品仍然出自洛克维尔之手。在一幅刊登于1943 年11 月27 日发行的《星期六晚邮报》的封面绘画中,洛克威维尔再次为我们完美诠释了关怀、博爱的最高境界。这幅名为《难民的感恩节》(Refugee Thanksgiving)的作品依旧采用基本的明暗对比,整体风格柔和而又朴素。画面中一名身形瘦小的意大利难民少女面对着美军送来的火鸡肉十指合拢,正虔诚地做着祈祷;但让这幅海报的境界得以无限提升的不在于这些显性场景,也不在于洛克维尔入木三分的神态刻画,而在于披在少女身上的那件看起来并不合身的美军军衣。正是这件看似宽大的军衣,却从细节处将美国人的战时人道主义精神瞬间放大,也让每一位看到这幅海报的读者深深地感受到了某种心灵上的温暖。

  遗憾的是,屡屡不受政府重视的结果让洛克维尔懊恼地认为这幅作品并不成功,于是他将这幅海报原作销毁。但在半个多世纪过后,这幅海报的等比例复制品仍可被卖到上百美元。

  正在作画的洛克维尔。诺曼·洛克维尔(Norman Rockwell),20 世纪前期美国著名插画家。这位为美国《星期六晚邮报》杂志前后共创造了300 多幅封面海报的画家在得知美国加入二战的第二天就着手开始了战争主题的设计绘画工作。实际上,洛克维尔早在一战期间便作为美国海军的受雇画家创作了一定数量的战争题材作品,故此对于这类主题的尺度拿捏显然要优于多数画家。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ycrookedweb.com/luokeweier/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