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习我做主”

  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皮茨菲尔德中学高中二年级的英语课上,詹妮·威灵顿的学生坐成一圈讨论亨利·戴维·梭罗在个人责任方面的表现。

  “你认为梭罗信奉的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一名16岁的男孩问道。“他一个人住在树林里从来不交税。”另一个学生回答,“所以,答案是肯定的。”

  坐在一边的威灵顿飞快地做着笔记。当注意到讨论被几个人主导时,她会礼貌地建议其他人参与进来。除此之外,她并不插嘴,让讨论自由进行。

  这就是皮茨菲尔德中学提倡的“学生主导学习法”,已在该校初高中实行了3年。

  伽里略曾说过,“你无法教会人们什么,你只能帮助他,让他自己找到答案。”这正是学生自主学习法倡导者的“理论基础”。

  “以前通常是老师对着你讲,不管你听没听懂,是否掌握充分,只要老师认为话题结束了,就是结束了。”该校高三学生诺亚·曼铎告诉《大西洋月刊》。他认为现在的教学方式“好太多了”。

  在皮茨菲尔德中学,学生主导的课堂讨论、小组研究和个人研究是学习的主要方式,传统的评分体系被全新的“矩阵”替代,转为衡量学生处理细节的技巧和掌握知识的程度。

  学生的得分从1~4不等,2.5分被认为“精通”,打分会转换成字母等级,出现在学生的成绩单上。教师借助网络数据库记录每个学生的进步情况。学生也可以通过网上课堂深造或提前获得大学学分。而学生在课外打工的经历也会计入成绩,校方认为,实习会增强学生学习的动力。

  这一切意味着,学生将对自己的学习负责,并且必须在此过程中形成关键的思考能力,而不是仅仅获得知识。校方认为,这将帮助学生在“真实的世界”获得成功。

  支持学生自主学习的人认为,这种方式能让年轻人为大学生活和今后进入社会充分准备。高三学生罗恩说,“我经历了‘这是你的学习计划和答题卡’到‘你想怎么学,我们怎么能帮到你’的改变。”

  斯坦福大学今年6月的研究报告也显示,这种教育方式对于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和有色人种学生来说,效果格外明显。《大西洋月刊》认为,通过改变教师与优秀学生的单向互动、挖掘所有学生的潜力,这种教学方法实际上促进了教育公平。

  参与斯坦福调研的一名初中社会学科教师称:“我们并没未放低课程标准,相反,我们提高了要求。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老师会帮助所有孩子达到那个标准,然后他们果然达到了。”

  皮茨菲尔德中学的校监约翰·弗里曼很早就意识到,采用学生主导的教学方式是非常大胆的尝试。实施这种教学方法后,该校学生在州教育标准测试评定中的表现波动很大。“考试成绩只是个指标,还要考虑毕业率和升学率”,弗里曼有信心这种教学方式正让该校向正确的方向前进。

  弗里曼称,该校的教育委员会“希望学校激发学生的兴趣和热情,并帮助孩子们克服弱点”。“我们不仅考虑在校园中的表现,而是为他们高中毕业后至少7年的人生打下基础。”

  从广义上讲,学生自主学习意味着教师的角色从演讲人转变为教练。学生必须自己决定学习方式,网上授课、自学和小组讨论都是可供选择的途径。

  而批评这种教学方式的也大有人在。有人怀疑这种方式的哲学前提,还有人质疑操作的过程会令学生气馁。也有声音称这样的学习方式会导致课堂秩序的混乱,学生无法迅速理解需要的知识,让那些落后的学生更加落后。

  在皮茨菲尔德,学生主导的学习让学习效果的曲线变得更加陡峭。威灵顿说,“我给学生提供切入点,但是并没告诉他们如何思考。我的任务是保证他们不要跑题,督促他们通过阅读梭罗的作品寻找论点。”

  课程结束后,威灵顿拿出传统的测试题,考察学生掌握的情况。多数学生在关于梭罗生平的选择题中得分惨淡,但是在文本分析和论述题部分表现突出。“他们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威灵顿说,“他们对梭罗的理解超过了对基础资料的掌握。”

  华盛顿接触教育学会的专家罗伯特·鲁斯曼认为,缺乏对基础的掌握不是问题。“在谷歌搜索和手机如此普及的年代,我认为学生是否背得出梭罗的生卒年月并不重要。”

  新罕布什尔州教育委员会的负责人保罗·赖特也支持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式,这样的学习方法需要很多客观条件,比如学校的坚定决心,老师的配合,家长的理解等等。赖特说,“你也许能想出世界上最好的点子,但是无法实施就都是白费。”

  2014年11月,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研究报告显示,大学正在大力推广以学生为中心的授课方式。课堂讨论和小组研究成为课程的主体,而老师的讲授则“退居二线”,成为辅助。报告称,在UCLA,82.8%的本科课程采用课堂讨论的方式。而在1990年前后,这个比例还不足70%。

  “高等教育编年史”网站称,在越来越多的高校,教授在课堂上的位置,从中心移动到了边缘。但这并不意味着教授的工作更加轻松了,他们和学生一样,需要努力,来适应这种新的教学方式。

  威灵顿到皮茨菲尔德中学任教前,曾经在纽约的公立学校当过6年老师,还在新罕布什尔州立大学教过两年书。对她来说,这种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方式仍然是挑战。为此,她经常到同事的教室中旁听,借鉴让学生自我引导的窍门,并且寻找跨学科合作的机会。

  今年秋季学期,生物学的学生需要完成一份有说服力的作文,论述在科学实验中使用人类干细胞的意义。这片文章既是生物课的学期作业,也将是英文课的课堂作业。

  “更多的时候,我不再是课堂的中心。放弃主导课堂的执念,已经让我成为了更好的老师。”威灵顿说。

  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皮茨菲尔德中学高中二年级的英语课上,詹妮·威灵顿的学生坐成一圈讨论亨利·戴维·梭罗在个人责任方面的表现。

  “你认为梭罗信奉的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一名16岁的男孩问道。“他一个人住在树林里从来不交税。”另一个学生回答,“所以,答案是肯定的。”

  坐在一边的威灵顿飞快地做着笔记。当注意到讨论被几个人主导时,她会礼貌地建议其他人参与进来。除此之外,她并不插嘴,让讨论自由进行。

  这就是皮茨菲尔德中学提倡的“学生主导学习法”,已在该校初高中实行了3年。

  伽里略曾说过,“你无法教会人们什么,你只能帮助他,让他自己找到答案。”这正是学生自主学习法倡导者的“理论基础”。

  “以前通常是老师对着你讲,不管你听没听懂,是否掌握充分,只要老师认为话题结束了,就是结束了。”该校高三学生诺亚·曼铎告诉《大西洋月刊》。他认为现在的教学方式“好太多了”。

  在皮茨菲尔德中学,学生主导的课堂讨论、小组研究和个人研究是学习的主要方式,传统的评分体系被全新的“矩阵”替代,转为衡量学生处理细节的技巧和掌握知识的程度。

  学生的得分从1~4不等,2.5分被认为“精通”,打分会转换成字母等级,出现在学生的成绩单上。教师借助网络数据库记录每个学生的进步情况。学生也可以通过网上课堂深造或提前获得大学学分。而学生在课外打工的经历也会计入成绩,校方认为,实习会增强学生学习的动力。

  这一切意味着,学生将对自己的学习负责,并且必须在此过程中形成关键的思考能力,而不是仅仅获得知识。校方认为,这将帮助学生在“真实的世界”获得成功。

  支持学生自主学习的人认为,这种方式能让年轻人为大学生活和今后进入社会充分准备。高三学生罗恩说,“我经历了‘这是你的学习计划和答题卡’到‘你想怎么学,我们怎么能帮到你’的改变。”

  斯坦福大学今年6月的研究报告也显示,这种教育方式对于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和有色人种学生来说,效果格外明显。《大西洋月刊》认为,通过改变教师与优秀学生的单向互动、挖掘所有学生的潜力,这种教学方法实际上促进了教育公平。

  参与斯坦福调研的一名初中社会学科教师称:“我们并没未放低课程标准,相反,我们提高了要求。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老师会帮助所有孩子达到那个标准,然后他们果然达到了。”

  皮茨菲尔德中学的校监约翰·弗里曼很早就意识到,采用学生主导的教学方式是非常大胆的尝试。实施这种教学方法后,该校学生在州教育标准测试评定中的表现波动很大。“考试成绩只是个指标,还要考虑毕业率和升学率”,弗里曼有信心这种教学方式正让该校向正确的方向前进。

  弗里曼称,该校的教育委员会“希望学校激发学生的兴趣和热情,并帮助孩子们克服弱点”。“我们不仅考虑在校园中的表现,而是为他们高中毕业后至少7年的人生打下基础。”

  从广义上讲,学生自主学习意味着教师的角色从演讲人转变为教练。学生必须自己决定学习方式,网上授课、自学和小组讨论都是可供选择的途径。

  而批评这种教学方式的也大有人在。有人怀疑这种方式的哲学前提,还有人质疑操作的过程会令学生气馁。也有声音称这样的学习方式会导致课堂秩序的混乱,学生无法迅速理解需要的知识,让那些落后的学生更加落后。

  在皮茨菲尔德,学生主导的学习让学习效果的曲线变得更加陡峭。威灵顿说,“我给学生提供切入点,但是并没告诉他们如何思考。我的任务是保证他们不要跑题,督促他们通过阅读梭罗的作品寻找论点。”

  课程结束后,威灵顿拿出传统的测试题,考察学生掌握的情况。多数学生在关于梭罗生平的选择题中得分惨淡,但是在文本分析和论述题部分表现突出。“他们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威灵顿说,“他们对梭罗的理解超过了对基础资料的掌握。”

  华盛顿接触教育学会的专家罗伯特·鲁斯曼认为,缺乏对基础的掌握不是问题。“在谷歌搜索和手机如此普及的年代,我认为学生是否背得出梭罗的生卒年月并不重要。”

  新罕布什尔州教育委员会的负责人保罗·赖特也支持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式,这样的学习方法需要很多客观条件,比如学校的坚定决心,老师的配合,家长的理解等等。赖特说,“你也许能想出世界上最好的点子,但是无法实施就都是白费。”

  2014年11月,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研究报告显示,大学正在大力推广以学生为中心的授课方式。课堂讨论和小组研究成为课程的主体,而老师的讲授则“退居二线”,成为辅助。报告称,在UCLA,82.8%的本科课程采用课堂讨论的方式。而在1990年前后,这个比例还不足70%。

  “高等教育编年史”网站称,在越来越多的高校,教授在课堂上的位置,从中心移动到了边缘。但这并不意味着教授的工作更加轻松了,他们和学生一样,需要努力,来适应这种新的教学方式。

  威灵顿到皮茨菲尔德中学任教前,曾经在纽约的公立学校当过6年老师,还在新罕布什尔州立大学教过两年书。对她来说,这种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方式仍然是挑战。为此,她经常到同事的教室中旁听,借鉴让学生自我引导的窍门,并且寻找跨学科合作的机会。

  今年秋季学期,生物学的学生需要完成一份有说服力的作文,论述在科学实验中使用人类干细胞的意义。这片文章既是生物课的学期作业,也将是英文课的课堂作业。

  “更多的时候,我不再是课堂的中心。放弃主导课堂的执念,已经让我成为了更好的老师。”威灵顿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ycrookedweb.com/picifeierde/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