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 载 - 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 (美)哈里森·索尔兹伯里著 朱晓

  干部团在北上奔向金沙江的途中受够了热天的苦。5月酷热的天气中,在这拐弯抹角的小路上行进可真是遭罪,红军战士的行军速度简直不可思议。然而,红三军团在皎平以南的洪门渡(新村渡)出现了问题。他们在渡口架设了浮桥,派先头部队十三团先行渡江,但是急流把浮桥冲走了。周恩来命令他们使用红一军团在龙街的渡口,但这个命令很快就取消了,因为一军团发现那里也根本无法渡江。

  后来,一军团和三军团的主力都在皎平渡过了江。三军团于5月7日渡江,一军团于5月8日渡江。后卫部队五军团一共三千至五千人在皎平南面不远的禄劝县阻击了吴奇伟率领的一个师接近一万人,一个星期后,于5月8日和9日过江。九军团依旧为主力打掩护,5月6日他们到达了皎平渡以北(金沙江下游)约35英里(约56公里)处的树秸渡,于5月9日渡过了金沙江,很快在西昌以北的泸沽与红军主力会合。

  5月1日,干部团渡江之后,在几个小时内打开了从皎平渡向前的路线。他们只睡了两三个小时,然后就接到命令开始前进,向前方不太陡峭的高处攀去。他们面前是一条曲折的小道,呈“之”字形直上到300英尺高(约90米)的地方。走完这条小道,就到了一个狭长的冲积平原,有两个橄榄球场那么宽,地上布满了玄武岩和花岗岩的石头,有些有一人多高,有些有篮球大小,有些只有棒球那么大。平原的左侧拦着一堵粗糙的黑色高崖,右边直直坠下,通向皎平渡。人们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这里石头小道一路绕着悬崖峭壁盘旋前进,窄得几乎不能同时站两个人,真的不好走。

  日头很快毒辣起来,他们向前挺进了4英里(约6.4公里),然后沿一条陡峭的小路上到另一个高原上,这里一半被石头覆盖,另一半是杂草。正对着他们的是从西面拔地而起高达1000英尺(约300米)的一堵高崖,名为“狮子山”,山势起伏,犬牙参互。狭小的高原整个都在这堵山崖的俯视之下,而山中的石壁上已经有的一个守备营部署了防线,枪口正对着干部团的咽喉。红军这些十八九岁的年轻战士,昨天一天走了60英里(约97公里),接着又马不停蹄地渡江、徒步穿过石砾遍地的冲积平原,到现在已经累得只剩下半条命,而狮子山这里的防守阵势如铜墙铁壁一般,足可以扛住上万人的进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ycrookedweb.com/suoerziboli/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