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天 9月 ¥20000 和朋友

  跟着讲解器的指引,进入了主殿周围的翼廊,翼廊里隔出很多礼拜堂那是历代英国国王与王后们灵魂安息的地方,讲解器会给你讲石棺里的国王和王后的前世今生。礼拜堂大小不一,大一些的里面布置得很华丽,有的小一点的则布置也简单。有些重要国王的“屋里”,挤了一堆人,进了几个礼拜堂后就晕菜了。虽说英国的历史都藏在这些礼拜堂里,虽说英国的工艺大师让石棺上面的人像与里面的真身模样都差不多,虽说我来自东方古老的大国,用各自的历史长河来比较,英国的水流小多了,但是这个后来崛起,最火的时候疆域有全世界的五分之一的大英帝国的一千多年的帝王将相的事迹,让我在两个小时里实在是消化不了。

  位于中轴线正中的最后方,是国王亨利七世的教堂和陵墓,占据了整整三分之一的面积。头顶上是纤细华美的穹顶,墙上插着五彩缤纷的旌旗,我又眼花缭乱了。

  唯独让我印象很深的是伊丽莎白一世的石棺,这个石棺明显级别高很多,伊丽莎白一世的雕像依然头戴宝石王冠,右手握着权杖,左手捧着代表王权的球,头卧高枕,身披斗篷,气势逼人。据说雕像与女王本人去世时一模一样。

  而离得不过几英尺就是被她处死的貌美如花的表妹苏格兰女王玛丽的石棺,她被处死后,原本被安葬在剑桥郡的彼得伯勒大教堂中,她的儿子詹姆士一世登上英格兰王座以后,把老妈的墓迁进威斯敏斯特教堂,还就放在离伊丽莎白一世很近的地方,而且两个墓的外表也差不多。其实苏格兰玛丽的政绩一塌糊涂,唯一让伊丽莎白羡慕和纠结的是:玛丽生下了儿子。不列颠文明之所以绵延不绝并对后世影响巨大,秘诀之一是遵守规则。她们俩的区别在于;一位是政治家,一位是母亲。

  更令人称奇的是伊莉莎白一世的石棺是在她的姐姐血腥玛丽的石棺之上,这样的设计也是空前绝后了。去过大教堂的朋友回忆在姐俩的石棺上刻着这样一段话(大意):无论在王位上还是坟墓里,我们姐妹在一起,伊丽莎白和玛丽。

  同父异母的姐姐玛丽女王登上王位后大刀阔斧地用火刑抹去父亲和兄弟的宗教改革,活活烧死了280名新教徒,其中有位极人臣的麦克兰大主教,还把伊丽莎白妹妹关进伦敦塔。但分玛丽的手哆嗦一下,英国的历史就得改写。但天主教在英国的气数已尽,靠着智慧与运气逃过死劫的伊丽莎白一世从姐姐手里接过一个千疮百孔、风雨飘摇的江山,她平息了宗教战争引发的血腥动荡,小心谨慎地选择了一条温和的改革之路,敞开了宗教狂热者的胸襟。英国的新教,虽然君主信奉,但是不强加给人民,也不强加其他国家,推崇新教又不排斥其他宗教,那是真正英格兰风格的复兴。伊丽莎白一世毕一生之精力,把弱小的英格兰推入世界强国之列。当即将要阴阳永隔时,她让人用钢锉锉断取下了45年前登基时戴上的戒指,那是她嫁给英格兰的婚戒。在英国人民心里,她是一世明君。

  虽然在大教堂里有三千多个纪念碑密密麻麻地靠在一起,一不留神就把某英国圣人踩在脚下了,可有一块墓碑宽宽绰绰地躺在大堂后半部分中央的地上,常年被红色的鲜花围绕,那是建于1920年的无名战士墓,墓志铭是:“无名者最有名。他们为英王、为国家、为人类和平正义而牺牲”。很多国家都有无名战士墓,而且地位极高。莫斯科红场上的无名战士墓是深红色大理石陵墓,墓碑是钢盔和军旗的青铜雕塑,如此的简洁和意味深长。墓志铭是: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勋永垂不朽。在巴黎的凯旋门下也看到一座无名烈士墓,墓中埋葬着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牺牲的一位无名战士,代表着在大战中死难的150万法国官兵。墓碑上刻着:“这里安息的是为国牺牲的法国军人。”

  我们举着讲解器终于转到了“诗人之角”,这也是教堂墓地的一部分。最初是埋葬着14世纪诗人乔叟和文艺复兴时期的诗人斯宾塞而得名,后来葬在这里的著名文学家都围绕在乔叟附近。英国的伟人很多都埋葬在这里或者有块墓碑。我当然想瞻仰一下耳熟能详的巨匠:牛顿、达尔文、瓦特、培根、莎士比亚、华兹华斯、狄更斯、奥古斯丁……可惜即不认得脸还不认得字,所以就是“瞎看”半天。只听小羽欢快地说:“我找到狄更斯的墓碑了!”那是嵌在地上的一块黑色墓碑。

  在威斯敏斯特教堂里转了两个小时,累得只想坐下来歇一会儿,时间已经是下午2点左右了,午饭还没吃,决定出去了。从出去的通道往外走时,看到一间偏殿,里面墙上有古老的画,有漂亮的玻璃花窗,中间有一根立柱撑起伞型的拱顶,这里可以拍照,但光线不好。

  回到威斯敏斯特教堂外的广场上,依然是小雨淅沥沥的,小风刮过来还觉得有点冷,想在这里找个地方坐下来歇歇,顺便填饱肚子。坐在石头台上拔凉拔凉的,就着凉风吃了两口饼干,不行,这忒艰苦了,起身到周围踅摸家吃东西的地方,起码喝口热的呀,找了一圈,没看到。还是钻进地铁回旅馆去,旅馆附近有吃东西的小店。结果进了地铁,发现这里挺暖和,坐下来把邓同学送的英国饼干给填进肚子,顺便看看英国地铁的无限风光。

  取了行李箱,我们向希思罗机场进发。在牛津街角的地铁站乘黑色线地铁坐了一站,再换乘深紫色线地铁就能到机场了,但这条线到某个站就分两岔了,邓同学就嘱咐我们别上错车。

  小羽特别认真地辨别路牌,怕上错车去不了机场。按照地铁里的指示牌,我们拎着行李箱踉踉跄跄地上到二层中转平台,然后又顺着路标下到另一个月台,没想到这里立着临时指示牌,写着去机场方向的车因故不走这里了,怎么回事,走错了?

  赶紧又踉踉跄跄地一上一下地回到原来的地方,可不能拎着箱子像没头苍蝇似的乱撞了,于是由我守着箱子,小羽四下打探。她问了几个人,都指给我们有临时指示牌的方向,最后决定回到进站口询问。我们不能出站,要不然再进来又得刷一次牡蛎卡。小羽走到站内闸机前,想问地铁管理人员:从哪里能够到转乘到希思罗机场的地铁的月台?我们能不能不再刷卡就能去了?一紧张大脑又短路了,“刷卡”、“闸机”、“月台”等等英文单词都溜走了,她楞在那里着急。地铁管理员静静地看着她,没有催促。小羽长吸了一口气,压下满心的急躁,老老实实地说我们要去机场,但是……指指电梯下面,又摊开两手,一副困惑的表情,管理人员“OK”了一声,马上明白了。招手唤来另一个男管理员,他用自己的胸卡带领我们走进内部员工通道。出了通道,来到另一个进站口下面的月台,顺利搭乘了机场线。路上小羽喜滋滋地发表感想:我还没有说出遇到的问题,英国人仅从我的表情和手势就明白了,所以口语不灵不是无法逾越的障碍,关键是要敢于表达。可惜她的感悟来得晚了点。

  在希思罗机场里,我们一通乱转,找打印登机卡的机器,找到以后,挑了相邻的两个座位,机票打印出两张登机卡,各自揣起一张,然后再去找托运行李的地方,问了几次才找到。当过了海关和安检急匆匆地往登机口的方向移动时,只听到旁边有人用中国话大声地说:“国航,CA938”。扭脸一看是航站楼的一名工作人员,一位颜值不低的中年英国男子,正冲着我们俩乐呢。他的中国话说得太地道了,而且准确地说出了我们的航班。到英国这些天,是头一次遇到会说中国话的英国人。我们也乐呵呵地朝着他点头,竖着大拇哥夸他的中国话很棒。

  当上了飞机以后,才发现我们俩的座位离得很远,明明是在机器屏幕上触碰两个挨着的座位呀,这英国的机器这么不靠谱呀。还有一些中国旅客也有相同的问题,都有点懵。

  总结这次到英国旅游,亮点是有邓同学的引导,后三天在伦敦可真是收获颇丰,远远出乎意料,那真是如沐春风的感觉。可惜的是只待了三天,不够用。教训是不能图便宜,不能相信外国的旅行社就一定好,欧美嘉旅行社导游质量之差,六七十人挤在一辆大巴里和住有臭虫旅馆的旅行条件都让我吃惊。跟团旅游的七天,天天都被秋风吹得哇凉哇凉的。这便是前七天的秋凉和后三天的春暖了。

  如果在那里有一位与你五十多年前同在一间教室里开蒙还住在你家楼上的同学,那你就偷着乐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ycrookedweb.com/suoerziboli/700.html